•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百家逐道
听书 - 百家逐道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008鱼!

给您添蘑菇啦 / 2022-07-01 09:00:05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西边,两里外。

咸京的大街还是那么方方正正,井井有条。

百姓都很喜欢这样大气的风格。

但并非所有人都接受。

“小姐,怎么哪里都一样啊……我们是不是走反了……”侍女喘着粗气,拉了拉前方低头猛走的小姐,“不如按照他们说的方法,重新判断一下东南西北……”

“唔……”小姐一脸凶相,暗自低吟,“所以到底为什么,影子为什么向北……”

“啊……小姐你别想这个了……”侍女抓头道,“你自己都说了,诸子百家论不通的道理,他一个伴读的能有什么高见?”

小姐咬牙道:“话虽如此,但那感觉却又不假。”

“什么感觉?”

“拳掌相击时的通悟之感。”

“我怎么觉不出来?”

记住网址http://m.bqge。org

“你只知道吃,又不好学。”

“嘿嘿~说到吃。”侍女这便抱起小姐的胳膊,将她拉向了路旁的宾楼,“你快闻闻这是什么味道~~”

宾楼不高,两层而已,但其中每一层却又很高。

屋檐蜿蜒且长,无论门梁牌匾,都刷着深红色的漆。

风格上很明显与周围秦人方正的建筑格格不入。

再一抬头,正看见招牌上是一个大大的“楚”字。

门前还立着一块板子,上面写着“新鲜鲫鱼恭候道选学士”。

此时,楼内也正传来了大火浇油的声音,跟着便飘来了一阵鱼味鲜香。

闻到这个,想到滋着热油的鲜白鱼肉,小姐也不觉吞了下口水。

“这味道……葱油浇的!鱼,楚地刚运来的鲫鱼!”侍女擦着嘴巴拉着小姐蹦跳起来,“道选都结束了,还不吃顿鱼庆祝一下!”

“又不是没吃过……”

“咱们那边多是海鱼,大江里的鱼还真没怎么吃过呢,都说鲫鱼肉嫩汤鲜……”

“好了好了,吃就是了!你先摸摸身上有多少钱。”

“啊……”侍女一捂嘴,“我想着是接了你回咱们宾楼吃,反正也不远,就没拿钱袋……”

“……”

“……”

……

檀缨这边,与赢越一同上了老鲍的车,合上帘子才说道:“你以为黄洱如何?”

“略有才学,只是这样张扬争风的人,你我素来不喜。”赢越仰头闭目道,“可他既已开口相邀,我如果拒绝,会被记恨许久。世代春申君在楚国的地位,都不亚于楚王,还是不要被这样的人记恨了。”

“那也该去咱们秦的国宾楼吧。”

“……”赢越面色微微一抖,“这个要提前安排的……临时过去恐怕难以接待。”

檀缨这才想起来,赢越虽贵为世子,但因生母早亡,多年来一直被现任王后压制,手上的资源极其有限,实在不可能去国宾楼这样的地方消费。

唉,这个问题就不该问。

赢越倒也不在意,转而论道:“所以你刚刚和白罗袜……和越国小姐到底在说什么。”

“说的是影子为什么偏北的问题。”

“哦?”赢越闻言一震,如那位小姐一样,他也瞬间体会到了这个问题的精妙。

其实很多重大的问题就在眼前,正因为你天天都会见到,反而觉得这不是问题,不过是生活的一部分。

比如刚刚赢越与黄洱,都将影子偏北视为天经地义自古使然的事情,以至于斗技的精力集中在这件事导致的现象上,根本没有思考原因。

但檀缨第一反应却是质疑“为什么偏北”,正是这一声再简单不过的“为什么”,反倒引起了白罗袜……引起了那位小姐的关注。

“缨,你这有点开窍了啊!”赢越耐不住激动,抓着檀缨的肩膀论道,“所以呢,你认为是为什么?”

面对赢越,檀缨自然不会藏着掖着,当即撸袖道:“原理不复杂,但要构建一套模型才能说清,有纸笔么,我画给你看。”

“回宫再画,你先简短与我说说。”

“好,大概意思就是……”

檀缨正要比划,车速突然慢了下来,老鲍吆喝道:“公子,快看,越女!”

……

宾楼,其实也就是客栈,只是换了一种高端的叫法罢了。

而所谓的“越宾楼”和“楚宾楼”,则是越国和楚国在他国重要城市设立的办事处,既有宾楼的功能,又具备政治属性,除了接待公事前来的本国人外,平日也对外营业,是弘扬本国文化,尤其是饮食文化的重要窗口。

楚作为当世第一大国,其宾楼规格自然宏大。

在天下精英学子道选的这一天,更是把活着的鲫鱼运到咸京,宣扬楚国美味,希望这些学子有机会也去楚国的学宫也走一走。

这事儿好是好,就是鱼太贵了,一般人消费不起。

而消费得起的人,她又从来不带钱包。

于是便有了楚宾楼门前,某小姐与某侍女吞口水,闻味道,明明很上头,却又不敢踏进去的这一幕。

正当她们要挥泪惜别的时候,轰隆隆的声音老远传来,两架马车先后停在她们身侧。

黄洱、赢越和檀缨各自下车。

他们本来还不一定能碰到小姐和侍女。

但老鲍他是开车的,眼神好,老远便看见了轻裙罗袜,还吆喝起来。

然而黄洱车在前,他行动更快,下车一个踉跄便冲到了小姐身侧。

这次他学聪明了,不敢再有丝毫卖弄,只拱手作揖道:

“刚刚冒昧了,未及自报家门。在下春申世家黄洱,与世子越相约于此清谈道选主题,小姐若能赏光一同清谈,我等不胜荣幸。”

檀缨在后面听着,不得不承认,这小子脑子是快,两句话把一切都说清楚,还几乎没给小姐拒绝的空间。

然而这小姐,到底也不是一般的小姐。

眼见这个大公鸡一样的尖脸凑过来,她当场就缩到了侍女身后,侧身不见。

这样的场面似曾相识。

黄洱顿时一滞,如当初的赢越一样,自尊心莫名其妙开始松动了。

赢越就跟旁边看着,看得十分舒适,看得笑而不语。

你号称代代美男子的春申世家也有今天?

无所谓了,论相貌,檀缨之下,众生平等。

另一边。

无论是小姐还是侍女,现在都馋得要死。

这种时候,突然出现一个人说:“我们一起聊聊宇宙吧。”

有病啊!

谁要跟你们聊这个?

鱼!

现在她们脑子里都只有鱼。

但小姐的身份摆在这里,既不好说出想吃鱼的欲望,又不忍就此离去。

气氛就这么僵在这里了。

倒是后方的檀缨没那么多架子,鼻子一抽,撸着袖管道:“这鱼很香啊。”

僵在原地的黄洱不屑一哼,回瞥着他说道:“不用这样提点我,既然你是世子的朋友,那也便是我的朋友,清谈时有的是鱼肉招待你。”

檀缨嘿嘿一笑:“那多谢了,话说这鲫鱼远道而来,一定很值钱吧?”

黄洱略显神气地说道:“于楚地不过尔尔,但能活着运到咸京烹饪,倒也算是奇货了。”

檀缨虽然不喜欢他,但此时就像群里收了红包一样,拿人手短。

老板红包都给了,管他是错是对,捧就是了。

“公子大气啊!”檀缨拉长了嗓音虚伪地赞叹道。

“哪里。”黄洱在越女面前被称赞,顿觉一阵暗爽,就此抬手道,“等等清谈时你们想品味什么,但凡我楚楼有的,尽会奉上。”

什么?老板开心了,又追了一个红包?

檀缨忙又问道:“哦?还有别的名菜么?”

“名菜不敢当,凡饭稻羹鱼,果隋蠃蛤,绝不比你吃过的差就对了。”

“哦?这些都能吃到么?”

“世子既来,洱自当盛情款待。”

二人这一来一往,虽然全是毫无意义的废话,但却成功地将小姐和侍女馋到要挠门了。

尤其是小姐,再见檀缨更是恨恨硌牙,还得卷着源源不断的口水往下吞。

凭什么你都有鱼吃!

就在此时,赢越很识时机地上前行了个礼:

“道选已毕,然求道无止。距离发榜还有些时候,小姐不如进楼一同品菜清谈。我秦、楚、越三地思慧相融,必有所收获。”

这个瞬间,小姐像看到了救星一般,立刻贴在侍女耳边嗦着口水疯狂递话。

侍女也努力地端着架子传话道:“小姐说,既然嗦……既然世子如此盛情相邀……嗦,我再推辞就是无礼了……嗦口水不要复述出来啊!……啊……最后一句话没有,删掉!是我在嗦,与小姐无关!”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好看小说网(1730000.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