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我的外挂是株仙草
听书 - 我的外挂是株仙草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八章 亲姐姐(两章合一)

萝卜椰子 / 2022-05-14 20:29:13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为兄有一枚昊元丹,虽然只是中品,但想来以师妹的资质和根基,应该是够了吧?”赵双鹰含笑道。

昊元丹乃是结丹期修士突破瓶颈,增进修为的灵丹。用在金丹三层,冲击中期,最为合适。

此丹倒也不算特别难以炼制, 以丹器院戴乘红之能,不敢说上品,中品绝对炼制得出来。只是如今的臻玉界,有些灵草灵药已难以寻觅。这昊元丹,同样有一味主药昊元草,整个云霄宗都没有存货。

故而谭明真听到这丹药的消息, 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够了,够了, ”她激动地仿佛在呻吟, 连连道:“不知师兄,可否,可否出让此丹?小妹一应收藏,任师兄拣选,绝不推辞!”

赵双鹰矜持一笑,摇了摇头。

“明真师妹,”他一脸诚恳:“为兄在习练一门术法,需要一位水系灵气特别浓厚的女子作为炉鼎,这个……”

“师兄我寻觅十载,哪怕是那些水系单灵根,身上的水灵气气息,都不如你这位弟子,不知可否……”

他目光瞟向紫雪,言下之意,已不用多说。

谭明真随着他视线望去,心中顿时明了。

只是这位女弟子, 她却从未见过,看装束、站位,应该是崇云宫下巫山郡观的一名女修。

记住网址http://m.bqge。org

如果是镇妖殿弟子,哪怕是黄晨音这样的心腹,为了自己的道途,也不是不可交易。

但这一位……

且先看看是什么来头。

“你叫什么名字?”她走到紫雪面前问道。

“慕紫雪。”紫雪眼眉低垂,看不出脸上表情。

谭明真细细打量,心中大为讶异。她一向自负美貌,但面对这名女弟子,竟有自惭形秽之感。

天下竟有如此艳美绝俗的人儿!

那赵双鹰,莫非是瞧上了她的姿色?

或许是,只是,这与自己何干?

“将你身份令牌取出来,本座看看。”

紫雪一言不发,解下腰间令牌,递了过去。

“筑基四层,一百三十岁,水木双灵根,青州金田郡人……”谭明真仔细察看, 暗暗放下心来。

这个年龄, 这个修为, 这个资质,只能说还算不错,却谈不上优秀。

这样的女弟子,云霄宗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还有,青州金田郡,那地方可没听说有什么大势力的修仙家族。

这女弟子,也许和窦希常有些许渊源,应该也深不到哪里去。否则好好的巫山郡观主,怎么会交给一位筑基二层的小姑娘,而不留给年纪修为更有资格的她?

大不了事后跟窦希常打个招呼。

想到这里,她主意已定。

“甚好,”谭明真满面春风,对紫雪道:“想必你刚才也听到了,赵国这位师祖,有心找一位水属性道侣双修。我看啊,这也是你的造化,否则以你这个年纪和修为,今生未必还有机会突破紫府。”

“赵真人丰标不凡,气度雍容,他绝不会亏待你。本座这里,也会送你一笔嫁妆。你这就跟他走吧!”

“你老家还有什么人吗?本座会托人照顾的。”她最后一脸关心的问道。

机缘已至,她恨不得马上和赵双鹰达成交易,生怕出什么岔子。

紫雪面无表情,抬头与谭明真对视,渐渐地,嘴角露出一丝嘲讽。

“你既然觉得他不错,自己去吧!”她一把抓过令牌,掉头就走。

谭明真惊呆了。

这是有多少年,没有弟子敢这么对她说话了?

在镇妖殿说一不二的她,这又是有多长时间,没见过如此大逆不道的下属了?

她一时错愕,以为自己听错了,以至于紫雪从她手中夺走令牌,她居然都没有反应。

她终于醒悟过来了,随即,勃然大怒!

一张俏脸,因为愤怒而扭曲,显得极为狰狞!

“站住!”她一声怒喝。

紫雪充耳不闻,继续前行。

“放肆!”谭明真玉手张开,化作一只巨掌,对着远处女子后背抓去。

这是灵气化形,乃是修士以体内充溢的灵气,与自身血肉结合,化实为虚,虚中有实,从而将自己攻击尽量前伸,以制住对手。

相当于是金丹真人与你近身搏击,让你避无可避。

顷刻间,巨掌已到紫雪后背。

杨珍看得双眼冒火,也不考虑自己修为低微,双拳紧握,足下如弓,便要向前。

身躯只是微微前倾,便仿佛已处身狂涛巨浪之中,狂暴的威压,让他丝毫动弹不得。

真人之威,岂是小小筑基可以撼动?

他在边缘已是如此,那处身风尖浪口的紫雪,又当如何?

说时迟那时快,眼见那巨掌就要碰到她身子,一道炫目的蓝光陡然亮起。旋即,四周空气急剧变冷,一面晶莹剔透、寒气逼人的冰墙骤然现出。

巨掌“砰”的一声击在冰墙上,换来的只是墙体微微晃动。

然后,谭明真骇然发现,自己那手掌被冰寒之气冻住,居然收不回来!

她心中大惊,全身真气贯注于右臂,掌心猛地一缩。

“嗤——”,仿佛是铁板上烤焦的咸鱼,生生被扯下一块鱼皮。

抬眼看去,手心处皮肤剥落,鲜血淋漓,露出了里面的血肉。

谭明真又惊又怒,望着那冰墙,口中喃喃:“霜寒冰墙,四,四阶符宝……”

一旁的赵双鹰和姬乾坤都是大惊失色,各自心中琢磨,如果换了自己,这面冰墙……

恐怕也绝非一招可以打破,弄不好,和这谭明真一个下场。

这起码是四阶上品的符宝。

这得是什么人,才能有如此宝贝护身?

两人望着那头也不回,渐行渐远的女子,不由眉头紧锁,暗暗揣测她的身份。

赵双鹰眼中流露出一丝不甘,紧紧盯着女子窈窕的身姿,目光闪动……

……

谭明真已经懵了。

撞破脑袋她也想不到,一名看资料平平无奇的筑基弟子,身上怎么会有四阶符宝这种东西?

这身份绝不简单!

难道是,太上老祖的什么人?

亲人?弟子?暗桩?忘年交?

一时间她脑中想过无数可能,最后汇成一条——

我这是撞到铁板了。

想到自己无意之间,便让老祖心血凝聚的一件符宝付之东流,她又是后悔,又是害怕。

不会将我送到瀚州,替换那殷吕巷吧?

自家人知自家事,在云霄宗金丹之中,她实力偏下,远不是殷吕巷、水虹等人的对手。

成就金丹的时间也不到百年,根基更比不上人家。

要不她怎么会平白送赵玥儿礼物,不过是听说这是水虹真人非常宠爱的一名内门弟子,故而示好罢了。

若是去了瀚州,她可未必能有殷吕巷那么自在。

一个不好,身死道消也有可能。

此时她早已将昊元丹的事情抛之脑后,和身家性命相比,道途一时受阻又算得什么?

谭明真脸色煞白,再没了和两位真人交谈的兴趣,见已经行到队伍末尾,忙道了个不是,急匆匆走了。

……

欢迎仪式结束,一众弟子也作鸟兽散,只留下皇甫览胜等人留在原地,继续接待来宾。

杨珍和赵玥儿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担忧,两人相继和皇甫宫主告了个假,朝紫雪住处行去。

来到门口,却见黄晨音正从里面出来,见到他们二人,点了点头,告辞而去。

“紫雪姐姐——”赵玥儿冲进屋内,见紫雪端坐在一张圈椅上,一副神思不属的模样,不由抱歉道:

“都怪玥儿,要不是玥儿拉你过来,也不会有今天的事情。”

紫雪摸了摸少女的头发,勉强笑道:“凡事皆有因果,与你们无关。”

话虽如此,脸上依旧是闷闷不乐的样子。

“姐姐,要不——”赵玥儿眼珠子乱转,想办法哄她开心:“要不今晚我就,就和小石头试试你说的法子。”

说完,她捂住脸,自己先害臊起来,偷眼看见一旁的男儿嘴角带着笑意,又狠狠瞪了他一眼,给了一个威胁的表情。

“扑哧!”紫雪被她逗乐,忍不住笑出声。这一笑,脸上愁云尽去,如雨后彩虹,美艳而不可方物。

“这里到处都是金丹、紫府,”她戳了戳小丫头额头:“你们俩可别到处乱跑。那套功法,也先收起来,最好别让人看到。”

“谁,谁乱跑了,”赵玥儿满脸涨红,期期艾艾道:“我,我们……”

她支吾半天,发现屋内两人笑得更厉害,不由飞起一脚,踢向杨珍:

“都是你这个坏蛋,还敢笑我!”

闹了一阵,见紫雪情绪已经完全平复,小丫头这才问道:“姐姐,黄师叔刚才找你,不会是帮着她师父,继续提那不要脸的要求吧?”

“没有,”紫雪摇摇头:“她是代表她师父,前来道歉的,还表示要赔偿我符宝损失。”

说到符宝,杨珍长叹一声,大感可惜。

一件符宝最多只能存储三道术法,杀虎妖,擒青焯,还有今天这一次,他都是亲眼目睹,那件护身的符宝,想必已再不能发挥作用。

前两次还好说,今天这一次,若不是谭真人的自作主张,完全是可以避免的。

这可是关键时候能救命的宝贝啊!

也难怪紫雪情绪很差,换做自己,只怕更会生气。

“赔了多少?”赵玥儿好奇道。

“四十上灵,不过,”紫雪脸上露出奇怪的笑容:“黄晨音要我对外宣称是四十五,另外五枚,她自己要了。”

“这……”赵玥儿瞠目结舌。

杨珍笑着摇摇头,倒是不觉意外。前世他做销售,这种事情并不少见。

倒是有件事情,他在心里憋了好久,今日倒是个机会,正好问问。

“紫雪师姐,十年前,我和玥儿去青州游历……”

他一五一十将那一年随赵北卿去青州显现灵根,乃至后来竞拍元灵水胎,路上遇到桑洲修士劫道,最后被神秘女修相救的经过说了。

在他叙述时,赵玥儿瞪着一双美眸奇怪地看着他,渐渐脸上若有所思。

最后,杨珍将那个想了很久的问题抛了出来:

“紫雪姐姐,那位神秘的高人前辈,你可认识?”

“你为什么认为,我会认识那位高人?”紫雪望着少年,眉目中带着笑意。

杨珍略作沉吟,索性将自己的疑惑一一说出:

“师姐的符宝,至少出自金丹巅峰,甚至是元婴之手,所以师弟猜测,师姐身后应该有高人……”

“玥儿说,你曾经表示,可以助她提前来巫山郡,后来的确也做到了,而且还给了一个常人看来几乎不可思议的观主位置。师弟认为,即便是水虹师祖,也未必能让窦殿主如此破例,除非是另有高人……”

“两年前在盘匜山,师姐杀死妖虎之后,不过两刻多钟,西陵老祖便及时出现。师弟很惊讶,师姐究竟是何许身份,才能让咱们的太上老祖,跨越数州,赶来相助……”

“还有……”

“够了!”紫雪突然喝止。

杨珍吓了一跳,不敢再言,抬头看向紫雪,却见她脸上并无怒意,只是怔怔地望着他。

赵玥儿悄悄过来,伸出柔荑握住少年,一边看向紫雪,轻轻唤道:“师姐……”

良久之后,紫雪叹口气:“杨师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是。”杨珍低声道:“师弟是一时兴起,若有冒犯,请师姐恕罪,以后,我绝不再探问。”

“这倒不必,”紫雪挥手制止,像是下定了决心,一字一顿说道:“你说的那个女修,是我姐姐。”

“姐姐?”赵玥儿樱唇微张,一脸好奇:“亲姐姐吗?”

“嗯。”

“她跟你一样大吗?”

“比我大一些。”

“她什么修为?”小丫头声音颤抖。

紫雪似乎并不在意她的一再追问,答道:“元婴……初期。”

“天啦!”赵玥儿捂住自己嘴,不敢置信:“一百多岁的元婴老祖啊!”

显然,紫雪身份令牌的信息,她是清楚的。

可杨珍却是疑虑丛生,脑海中有一个大大的问号:

一对父母,接连生出两个有修仙资质的孩子,这个概率,嗯,不能说没有,但肯定很少见。

而这两个孩子,一个百多岁就是元婴,这资质绝对逆天。另一个,双灵根,百多岁的筑基,资质也很出色。

这得是什么家庭,才能受上天如此眷顾?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好看小说网(1730000.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