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儒圣:读书十年,才气镇万古
听书 - 儒圣:读书十年,才气镇万古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39章 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

剑如霜雪明 / 2022-05-25 17:02:03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十里秦淮还远。

秦川一般,只关注于当下。

又要奔走了。

如果说,从村子的山沟里,来到县城,还算是在自己的家乡之中,那么这一次,就是真的背井离乡。

所以,当大家一起上路的时候,刚走出城门的秦川,便回头望着城墙。

故土啊!

算起来,这应该是他的第二个故乡。

真正意义上的!

而这个时候,县令武申胥也带着一行人前来送别。

当然,武申胥并不是来送秦川一个人的。

唐鹤、姜雨初,还有镇妖司的人,还带着关押李明山、秦三笑的两辆囚车,另外还有马车,不过那是秦川为嫂嫂沈青姿置办的。

一秒记住http://m.

武申胥这个县令,想来也从唐鹤那里,知道了即将撤离的消息,不免有些惆怅,昨晚唐鹤告辞之后,便去了县衙,和武申胥肯定还有事情交待或者商谈。

在一一告别之时,武申胥来到了秦川身前,见秦川犹自望着城墙,便说道:“秦先生还是第一次离乡吧?”

“啊……”

秦川的‘不’字被他自己硬生生咽了回去,其实他想说不是第一次了,毕竟这里才是他的第二故乡,可他是穿越者的身份,自然不能说,否则太过奇谈不说,还容易吓到别人。

或者,招惹更多的麻烦!

于是秦川便干脆一副十分感慨的样子答道:“是啊,初次离乡,还不知能不能回来,让县令见笑了!”

“此情此景,不舍也正常。”

唐鹤见了,连忙过来说道:“不如秦先生再赋诗一首,让武县令刻在城楼上,等到他日旁人离去,见到此诗,也有个感慨抒发情绪的方向。”

他是怕秦川又改变主意,就故意转移秦川的注意力,让秦川去写诗。

“是呀秦先生!”

武申胥说道:“家乡将沦陷,若能留下诗作一首,也能是一个念想了。”

唐鹤和武申胥都这样说了,秦川便略微一思考,然后拿出了大梦春秋笔。

“我去拿纸来!”武申胥大喜。

秦川却说道:“不必了。”

他走到城墙之前,看到墙壁上有这战斗的痕迹,也有一些人胡乱涂鸦的,便一念花开,步步生莲,踏着文运莲花直上,来到十米城墙处,直接对着城墙运笔。

八尺书生手中笔,那是文人的刀!

随着秦川身上文运才气涌现,大梦春秋笔一笔一画宛如铁画银钩般深深刻在了城墙之上。

“渡远阳城外,来从楚国游。”

“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

“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

一诗写完,秦川想了想,还是厚着脸皮,在后面署上了自己的名字。

这是要留下自己故乡的证明。

毕竟,未来兴阳县沦陷之后,秦川唯一能证明这里是自己故乡的,可能也就是城墙上这一首诗作了。

大梦春秋笔所刻,墨迹也沁入到了城墙石刻之中,风吹不乱,雨打不掉,除非将城墙毁去,否则这字迹便将一直存在于城墙之上。

这首诗其实叫做《渡荆门送别》,第一句也是‘渡远荆门外’,不过若是这样写,肯定便不能应景,秦川只能改为阳城,也是兴阳县的古称,就能解释得过去了。

第二句和第三句,也是颔联和颈联,都是对仗工整的,可是这首诗中‘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以及‘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都是意境和用词极美的句子。

毕竟,这可是一个没有仙人的世界中,五千里历史长河里,被称为诗仙之人所作。

“秦先生,这又是一首足以流传千古的名篇了啊!”唐鹤上前,望着这首诗作,久久不语。

然后,便是感悟。

文运才气入体。

当然,他获得的文运才气,和秦川写完之后得到的文运才气,根本不能比。

只有秦川的零头。

全诗一共四句,秦川便收获了四缕文运才气。

而唐鹤收获的,不过是四丝而已。

姜雨初、李元、王菱等人,也都有些许收获。

“好一个,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啊!”姜雨初感慨着,又偷看了一眼秦川,独自嘀咕道:“想不到,这个家伙看起来不近人情,其实内心感情还蛮丰富的!”

同为兴阳县人,姜雨初可是真正从小到大生长于此的,她对故乡的感觉自然更加强烈一些,最后读完全诗,直到‘仍怜故乡水’这里,想起自己的家乡因为战略要被放弃,最能有代入感。

古人都恋家,或者说是人都恋家,而古人更看重故乡,所以才有‘落叶归根’的说法,更有‘月是故乡明’的感慨,此时的秦川便处于这样的一种人情氛围之中。

离开家乡的伤感,自然能轻易就传达给每一个人。

甚至,前来送别的一些学子,望着这一首诗,都纷纷朝秦川鞠躬。

诗作之中,他们也获取了文运才气,不多,却也十分感激。

其中,卢永义还对秦川躬身询问:“先生此去,可是要随鹤老入金陵府了?若是如此,那学生愿意日夜勤读诗书,定要考入国子监,成为先生的学生!”

“学生也有此意!”张遂良也应和着,这二人算是彻底成为秦川的迷弟了。

当然,还有那些,因为秦川的诗作,而被指引入道的兴阳县读书人,都同样用期盼的目光望着秦川,打听着秦川的下一站。

秦川都还没来得及回答,唐鹤便开口说道:“秦先生自然要入国子监,到时候各位若是还想被秦先生教导,便努力考入国子监来吧!”

“当真?”

“啊哈,那可太好了!”

“入国子监,拜师秦先生,学习诗词,斩妖除魔,正是我辈所愿!”

众人大喜。

见到唐鹤把话都说了,秦川还是谦虚地说道:“诗词一道,达者为先,既然你们肯努力,在哪里学习都是一样的。我虽然答应了鹤老,随他前往国子监,可谁知道能不能入得了?”

“以先生之才,定能入得了!”

唐鹤笑道:“甚至,未来的国子监,将会以先生为首,都不会让人意外!”

见他继续给自己画饼,秦川便不说话了。

其实,他心里还是不太信的。

毕竟文运大道开启之后,国子监做为大楚最高学府,以前是教书育人,整理学问的,现在却不同,还有可能成为各大宗门那样的势力,那朝廷自然是要严格把控的。

秦川和于廷益太守素不相识,他真的能将如此重要的地方,交给一个陌生人吗?

不过,沈青姿显然是信了唐鹤的话,所以当秦川问道她想去哪儿的时候,她思索之后,为了小叔子的发展,选择了金陵。

当然,这也是秦川的猜测。

他是实在想不到,沈青姿要去更远的金陵府,还能有别的什么原因!

出了城之后,众人便直接往江都府去,兴阳县和江都府相隔其实很近,骑马的话,若是按照直线距离,一天便可以跑个来回,从清晨出发,甚至还不用赶夜路了。

只不过,那是直线距离,实际上两地之间却隔着一条大江,正是因为这条大江的存在,将两地隔开,所以兴阳县才不得不做战略弃地,转为以这条大江为第一道防线。

中午的时候,众人便赶到了江岸。

隔着河,远远的还能看见一座大营,江面上也有一些船舰,上面都是士兵。

唐鹤和姜雨初,站在岸边上。

姜雨初还不断挥手,一边跳起来喊道:“哥,这里!”

那大船,居然靠岸了。

然后船上走下来一个穿着将军盔甲的男子,先是对唐鹤行礼,然后又和姜雨初说着什么,接着马上大步朝马车走过来,对旁边的秦川问道:“阁下,便是秦川?”

“是,将军是?”秦川好奇地看着他。

姜雨初走过来说道:“他是我哥姜寒初,江都中军校尉。”

“我已经升任先锋将军了!”姜寒初对妹妹翻了白眼,埋怨道:“升迁的消息,应该早就告诉了族里,结果你这个亲妹妹都不知道?早就听父亲说,你这段时间心思都不在家族里,看来果然是真的!”

“胡说,我是忙于公务,确实没有仔细去看每日送来的公文而已!”姜雨初连忙否认。

眼看兄妹二人又要斗嘴了,唐鹤咳嗽一声,说道:“贤侄,是不是先护送我们过河,等到了江都府,再来讨论这些事情?”

“哦,对!”姜寒初点头,随即转身,手一招,那大船上便下来一些人,抬着一块巨大的铁板放好,姜寒初说道:“囚车先上,将要犯看押好,再上马车!”

众人点头,按照姜寒初说的一一上了船,这时候沈青姿也下马车了,她和王菱靠在一起说着什么,很快姜雨初也走了过去。

三个女人,话还不少。

到了船上,也是聚在一起聊着。

秦川好奇的走了过去,只听到沈青姿正在询问:“十里秦淮河上,真的全部都是那种地方啊?”

“谁说不是呢?那儿啊我听说可是男人的天堂,是消金窟!”

王菱马上接过话头不断的说着:“但凡那金陵城里的富商,就没有不喜欢去秦淮河的,不过那些富商追求的只是风月……就是男女之间的那些事情。”

“那种地方,也就龌龊的男人才喜欢去了!”姜雨初不屑的说了一句。

“我家小叔可不是那种人!”沈青姿笑了。

那知道王菱却不同意:“师父不是那种人,可他总是才子吧?沈娘子你不知道,秦淮河上除了那些做皮肉生意的女人之外,各大画舫还有那些卖艺不卖身的花魁行首,那些女人才是最可怕的!因为她们虽然不卖身,却更能让像师父这样的才子钟情。而且,她们就算不卖身,也往往有入幕之宾,还专门挑才学高的……我想,以师父的才学,若是到了那里,估计那些个花魁啊行首什么的,肯定倒贴也想要得到师父青睐的!”

秦川偷听着三个女人的话,越听感觉越不对劲了……

王菱这丫头,和姜雨初一唱一和的,确定不是在危言耸听,吓唬沈青姿吗?

况且……

她们怎么就那么肯定,秦川会是那种喜欢去青楼的人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好看小说网(1730000.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