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扼元
听书 - 扼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八十三章 天授(上)

蟹的心 / 2022-05-29 22:58:02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扼元玉帐初鸣鼓第八十三章天授被称为“晋卿”之人身材高大,策马与杜时升并肩而行。

听得郭宁询问,他微微一笑:“却不知郎君要问的,是哪里?”

郭宁也笑:“晋卿以为呢?”

这“晋卿”,正是此前奉徒单镒的命令,要来协助郭宁的书生。

这书生名唤移剌楚材,乃是辽太祖之后,其父移剌履,在章宗朝当过尚书右丞、参知政事。

移剌履其人,非同小可。他在世宗大定年间为国史院编修、笔砚直长,当时朝廷议设女真进士科,诏以诸事皆由移剌履酌定。这才有了徒单镒为首的一批女真进士涌现于大金政坛。

后来移剌履历任翰林文字,修撰,尚书吏部员外郎等职务,一直是徒单镒的上司。

明昌初年,移剌履去世,移剌楚材随母杨氏迁居义州读书,后在泰和年间参予科举,被征召授予掾职,当过一阵开州同知。

大安三年徒单镒入朝担任尚书右丞,移剌楚材遂入京追随,徒单镒本拟用他,谁知第二年里,出了桩事:契丹人移剌留哥聚众反叛,攻占东京,先后数次击败朝廷派遣的讨伐之兵,尽有辽东之地,又在今年初复姓耶律,称辽王,建元元统。

大金朝灭辽以后,对契丹遗民甚是防备,遂将辽国宗室姓氏耶律统统改为“移剌”、“曳剌”、“押剌”等贱称。然而待到大金国势稍颓,辽国宗室立刻就起来复辟,这要朝廷如何看待这许多姓移剌的?如何不警惕?

徒单镒又是个身段柔软、不强求的,于是举荐移剌楚材之事就拖了下来。

记住网址http://m.bqge。org

数月前郭宁闯中都,徒单镒视他为恶虎,以为缓急可用,遂与郭宁达成了协作。但他又担忧郭宁的桀骜,于是便令移剌楚材前往安州,既担任双方合作的纽带,又作为控制恶虎的铁链。

移剌楚材抵达馈军河营地的时候,郭宁正从军务中脱身,趁着闲暇,看些杂书。毕竟他要每日给傔从们授课的,自家必要的充实也不可少。

忽而见到移剌楚材,郭宁只记得这是中都城里,曾与自己抢着援护小孩儿的书生,当下问他来意。

而移剌楚材也不急着解释身份,反倒先与郭宁谈论了几句杂学。

郭宁自从做过那场大梦,脑子里凭空多了许多稀奇古怪的学问。但他在此世,终究只是个武人,自幼少了熏陶。

若想将这些学问糅合成体系,并与当代的学术形成印证,进而具备推广可能,那委实犯难。

这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决的,馈军河营地里,能舞刀弄剑杀人不眨眼的粗胚有的是,读书人却只有杜时升一个。

杜时升是技能树点歪了的人,主要的本事都在术数推算和中都人脉上。就算当年春风得意的时候,他也只是名士,而非大儒。

这时候,忽然又来了读书人拜访……

郭宁全没想到,自己在中都随便见到的书生,会如此厉害。

他与书生闲谈下来,不少原先疑难之处、乃至难以自圆其说之处豁然贯通。

郭宁不禁大喜。

而移剌楚材心中,更是惊骇异常。

他是个愿意做实事的人,一时不得为官,并无妨碍。既然徒单镒要他去引领、牵制郭宁,他知道这关系到后头的大事,便决然会扎扎实实地做好。

所以移剌楚材准备前来馈军河营地时,特地详细打探过这昌州郭宁的背景。

他在中都亲眼目睹郭宁往来杀透了武卫军的队伍,又纵火焚烧皇城,那已经不必再说了。在闹出火烧中都皇城的乱子之前,关于这昌州郭宁就有不少传闻。

比如左丞完颜纲的心腹手下赤盏撒改、安州都指挥使萧好胡都死在郭宁手里,右副元帅胡沙虎也曾吃了郭宁的大亏。所以移剌楚材深知,这郭宁年纪虽然不大,却胆大、心黑、手辣,端的是条恶虎。

可如果再仔细判断郭宁的行事,他又觉得,这郭宁不止胆大、心黑、手辣而已。

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看似凶横无忌,但其实每一件事的另一面,都有实实在在的好处。

杀死萧好胡,为他赢得了聚拢三州溃兵的名望;击败胡沙虎,使他与涿州、易州等地的大豪搭上了线,又与安州刺史徒单航展开了合作;杀死赤盏撒改,则使徒单右丞毫不怀疑他自保领地、不惜与完颜纲、胡沙虎决死冲突的胆量。

甚至火烧中都皇城这件事,郭宁这么做的实际意义在哪里,移剌楚材一时还不明白,但放到徒单右丞这头,却也就此确认了,若有万一,这郭宁行事毫无顾忌,真的可用!

移剌楚材将这些事前后盘算过,总觉得这分寸把握甚是精当,不像是区区边疆正军能做到的,郭宁背后当有高人指点,比如杜时升,又或者还有别人。

究竟是谁,移剌楚材不敢确定。

但如今朝堂上的局势波诡云谲,除了完颜纲和徒单镒这两位宰执,隐约又有当年胥持国的余党死灰复燃……难道说,这郭宁便是胥持国余党推出来扰乱局势的工具?

很有可能!

所以杜时升才会替这武夫鞍前马后奔走!

移剌楚材是个绝顶聪明之人,既然聪明,就难免想得多些。

虽然许多猜测尚无真凭实据,难与徒单丞相明言,可他前来馈军河营地的时候,当真做好了心理准备,要探一探实际掌控这支武力的人究竟是谁。

结果,与郭宁攀谈几句之后,此前所有的猜测全都烟消云散。

身在军营中的郭宁,全不似当日在中都那般张扬凶恶,反倒是颇显沉凝气度。

而他与移剌楚材谈论的过程中,随口就能说出许多广博见闻,那竟都是移剌楚材闻所未闻的!

移剌楚材家学渊博,又确有天分,自幼博览群书,不止儒家经典,举凡天文、地理、律令、历法、术数、释老、医卜等方面无不涉猎。否则光靠着父辈余荫,也不会被徒单镒这等儒臣之首看重。

若纯以学问来考量,便是徒单镒本人乃至朝堂上群儒,恐怕也没谁压得过移剌楚材一头。可这郭宁……

郭宁确实没有正经读过书,移剌楚材一试便知,他的言辞难免粗陋,瞒不过人的。

但是当他谈说到兴致勃勃,种种闻所未闻的学问竟似信手拈来。绝大多数内容他只随口一提,分明只是一鳞半爪。

移剌楚材追问后继的许多,郭宁说,已经淡忘了。

问题是,就只那一鳞半爪,也是别出机杼,够吸引人的了!

一时间,移剌楚材竟谈得全神贯注。郭宁抛出的一个个想法,分明快把他的脑子塞到爆炸,他还打足精神议论不休。

偶尔有那么一点点的间隙,他只想到:

这样的人物,怎会止于草莽枭雄?又怎会轻易受他人操纵?

这样的人物,难道是天授?

嘿,大金朝怎也不至于此,区区一个边疆正军,都成天授了。

移剌楚材下意识地暗骂自己荒唐,恨不得立即端正肃然,摆出自家身为“铁链”该有的架势。

可他二十出头年纪,正是求知欲旺盛的时候,忽然接触到自成崭新体系的学问,又哪里能放过?

一气谈说到天色将晚,他这才发现竟已口干舌燥,嘴里眼看要喷出火来。

而郭宁此时问他姓甚名谁,来此何干。

移剌楚材便简略介绍了自家身份,说是徒单丞相这边,派来协助的。

这时候,他的想法已与前番大大不同,并不单纯将郭宁视作武夫,所以说得也很谦虚。

而郭宁听完了他的自我介绍,居然哈哈大笑,说终于见到了非凡人物,还以移剌楚材年长的缘故,非要称他为尊兄。

移剌楚材自忖,虽是前代丞相之子、当今丞相的客卿,但功业未建,断然不敢当非凡人物之称。不过,郭宁的盛意拳拳,他也着实体会到了,当下请郭宁以字号相称,莫要见外。

此后数月里,郭宁在馈军河营地里的诸多事务,愈来愈多地转移到了移剌楚材手里,那都是军谋参议的本分。

两人俱都繁忙,并不总能抽时间深谈。可郭宁若有所询,移剌楚材从不藏私;而移剌楚材不请自来,要与少年傔从们一起讨论,郭宁也总是欢迎。

不过,这会儿郭宁提出的问题,又与寻常不一样。其间隐约有些考校的意思,还有些试探。

移剌楚材思忖片刻,摇头苦笑:“郭郎君你问的,当然不是怎么看眼前的小寨,而是怎么看中都朝堂。”

郭宁拊掌笑道:“那是自然的,晋卿素有见地,快快讲来。”

7017k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好看小说网(1730000.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