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扼元
听书 - 扼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七十七章 大乱(中)

蟹的心 / 2022-05-29 22:58:02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扼元玉帐初鸣鼓第七十七章大乱滚烫的血液和有力搏动的心脏带来了巨大的力量,郭宁摧枯拉朽,顷刻间连杀两人。

其他的侍卫亲军们哪想到会面对这样的凶悍敌手?

赶在那名大汉将军身后的,有个什将。见势不妙,闪身就往道旁翻滚。

郭宁杀得性起,岂能容他跑了?他策马不停,探手捡起了先前那个侍卫亲军的长刀,拧腰侧身,用力投出。

长刀呜呜鸣响,高速回旋,如一道银盘飞过。刀刃横向掠过了那人的后颈,筋骨撕裂之声噗然作响。那人的首级向前一垂,伤处血如泉涌,身体倒伏不动。

其余几名侍卫亲军大声惊呼,狼狈逃窜,甚至有人脚下发软,趔趄滚到道旁水沟里的。

陈冉和芮林两人左右抢上:“郎君,我们往哪里去?”

眼前这点厮杀的场面,放在郭宁所经历过的无数战事中,根本排不上号。所以郭宁没有特别激动,只是按部就班地杀死敌人,冲破拦阻。

外人或许会觉得,他是以蛮力和迅猛来作战,其实在他自己看来,此等进退厮杀与纹枰对弈无异;看似刀光剑影,其实敌人的每个动作都在他的预判之下,若合符节。

这些日子,郭宁愈来愈稳健地掌控着部属。他用钱财、用胜利、用人与人的情谊来拉拢他们,将这些溃兵们心中的躁动情绪压抑到最低限度,让这数千人尽量保持安静,等待着必将到来的时机。

但与此同时,他又保持着武人的性格,不惮于动用激烈手段,不惮于作出任何惊世骇俗的大事。

一秒记住http://m.

没错,大金朝还有精兵猛将,还有广袤的领地、千百座城池,还有庞大的力量可堪调度,有朝廷威严尚在人心。所以某些大人物想要对付郭宁等人,立即就能施展手段。

但面对这局面,郭宁压根不觉得害怕,甚至还觉得有些期待。

因为经历过与蒙古人反复厮杀的郭宁,早就习惯了追逐、奔走、突围、搏杀,他也最擅长判断战场上的进退时机。

因为郭宁比任何人都清楚,大金朝已经朽烂了,它正在狂奔向末路。在这座中都大兴府繁华的外表下,本该强健的肌体一戳就爆,里头会往外流出脓来!

由于这朽烂不可挽回,大金朝廷才不得不容忍胡沙虎这样的军阀,还希望用胡沙虎的力量来震慑其他人。而郭宁……作为一个真正的战士,难道会比胡沙虎容易拿捏?

今日郭宁与徒单镒会面,双方虽只三言两语,但已经明白了彼此的大致要求。

徒单镒完全能够提供朝堂上、政治上的掩护,而郭宁需要承担的责任,无非是做一只随时伸张爪牙的恶虎,由此来迫使完颜纲的势力有所忌惮,为徒单镒的党羽们强行挣出余裕来……此易事尔。

就在此时此刻,郭宁愿意告诉朝堂上的贵人们,他们所盘踞的中都城何等虚弱,而一头真正的恶虎,能够做到什么程度!

想到这里,郭宁连连扬鞭催马,当先撞入了彰义门大街。

这条大街,横跨过中都城里最重要的商业区。虽已黄昏,街上百姓依旧往来如织。

几个官员在小吏的喝道簇拥下过街;一队商队想赶着城门关闭之前出城,回到自家设在城外的落脚点;奔走勤快的店小二们,正忙着在酒肆门口铺排简单桌椅,供食客们用膳。在繁华街道的角落,也少不了不知来路的流民跪地乞讨。

此前彰义门方向喊杀之声大起,许多百姓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慌忙走避。又有道路两旁酒肆、店铺里的人、乃至其它街巷的无聊之人奔来打探。一时间许多人彼此混杂着,拥堵成团。

待到郭宁等人纵骑狂奔而至,沿途百姓遂如波分浪裂。然而前头四五骑刚走,后面又是上百的骑队和更多数量的步卒横冲直撞,高喊着要抓要杀……其情形就如同在将要沸腾的水中投入了大把的生石灰。

整条街上,瞬间就乱了套。人潮中又有人跌倒、有人大骂、有人推搡、有人惊惶万端、有人哭爹喊娘。

此时,跨过洗马沟桥的郭宁忽然勒马。

赵决等人毫不犹豫地同样勒马。

而后头的武卫军精锐在徒单金寿的狂怒叱喝下,继续紧追。

这支兵马数量超过两百,因为彰义门大街上的人流密集,没法铺开行进,不得不拉开了长队。最前方的骑士已奔到洗马沟桥,后方的步卒还在彰义门不远处,连踢带打地驱散沿途碍事的百姓。

冲在最前头的十余骑,都有好马,他们都着华贵锦袍,乃是徒单金寿下属的得力勇士。

那十余骑眼看郭宁等人冲回城里,以为他们一定策马乱走,往深宅小巷躲避。为了避免影响到城中的贵人,他们才追得格外积极。

可没想到,郭宁等人居然立马于桥上不动了?

这些贼寇们到底害怕了,不敢乱走乱动,还是怎么?傻了?愣了?

骑士们顾不得细想,连忙抽刀拔剑。冲在最前面的一人还大声喊道:“识相的快快弃械下马,跪地投降!我们给你个痛快!”

随着话语,他们又飕飕射出几支箭矢。

郭宁闪身让过一箭,轻松地道:“我作先锋,芮林在左,陈冉在右,赵决在后放箭掩护。冲一次,宰了他们……动作要快,只冲一次就够了!”

从骑们都道:“遵命!”

四人齐声喝令催马,如旋风般冲了回去。

郭宁等人从桥上向下冲击,威势格外猛烈,更兼赵决、芮林、陈冉三个全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两方一撞,最前头的几名武卫军骑士,仿佛被投入激流的枯叶那样,打着旋儿、翻滚坠地。

一名骑士落地之后,才发现自家胸膛被刺出了巨大的豁口,有一柄长刀在豁口处颤抖不已。

骑士又惊又怒,放声嘶吼,不防斜刺里有头骡子被惊到了,拖着满载货物的大车莽莽撞撞地冲过来。

大车的轮毂正从那骑士的胸腹间碾过去,将他的脏腑都从伤口处挤压出来。

大量鲜血四处飞溅,那名从右丞相府赶来的青年书生就在旁边,冷不防被浇了个满头满脸。

书生只觉腥气扑鼻,中人欲呕,忙闭上眼,举起袍袖擦拭;擦了没两下,忽又听得身侧不远处,有小孩儿尖锐的啼哭声响起。

书生睁眼环顾身周两圈,才发现原来是那辆大车堆放的货物上头,趴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娃儿,正哭得撕心裂肺。

想是街道大乱,这孩子被抛下了?要是从货物上头掉下来,可不得丧命?

书生顾不得其它,慌忙赶过去扶持,却不料自家脚底拌蒜,挂在了那名武卫军骑士的尸身上,仆地便倒。

这一下面门正砸在道旁石阶,摔得有点重了。书生的鼻子摔出了血,额头也蹭破了皮,整个人晕晕乎乎。

他是满腹经纶之人,日常都行止从容不迫,实在鲜少狼狈至此。当下勉力支撑地面,待要强起,眼前却多了四只铁蹄踏地,原来有人催马过来,揪着孩儿背心处的衣袍,将他放在书生面前。

书生忙抬头看,那救下孩儿之人,竟赫然是那头恶虎。而瞬息前与恶虎放对的十余骑,已然尽数堕马毙命。

此等惨烈厮杀一起,街上百姓个个惊恐,不顾一切地往街边巷尾逃跑。一时间,整条街道变得空旷,而后头的大队追兵狂奔而来,愈来愈近。

郭宁拍了拍那个小娃儿的脑袋,挺腰起身。

这对他来说,只是顺手而为,压根不值得多考虑。

此时倪一兴冲冲地催马过来,手里提着几个铜制的油灯,那都是左近商号挂在洗马沟桥头竹竿上,用以照明的,甚是风雅。郭宁厮杀一场的时间里,倪一便将这些油灯都收拢起来,还小心地没让灯火熄灭。

“郎君,这些有什么用?”倪一问道。

郭宁指了指洗马沟桥后头不远处。那是皇城外沿的高墙。高墙上有些隐隐绰绰的身影,像在探看外界的纷乱;高墙后起伏连绵的殿宇楼台,在夕阳下显得愈发金碧辉煌。

“扔进去。”郭宁简短地吩咐:“正好放把火。”

“使不得!”杜时升和青年书生齐声惨叫。

7017k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好看小说网(1730000.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