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扼元
听书 - 扼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六十六章 掌握

蟹的心 / 2022-05-29 22:58:02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老爷,请看!这便是昨夜打探出来的馈军河周边地形,以及贼军的分布!”一个身着轻甲,形容剽悍的汉子双手捧着卷宗,上来禀报。

“打开看看!”

汉子招呼了一名同伴过来,将卷宗打开。赤盏撒改背着手看看,只见有图有字,很是详细,看来昨晚连夜提审,没有少下工夫。

“我们怎么去?”他伸手指点:“从边吴淀东面,直接沿着大路走么?”

“听说,那郭宁谙熟军务,营地和周边农庄都戒备森严,有不少哨卡,不容易深入。我们可以从这里走……先往东北到五官淀,然后折向西面,穿过这一带的芦苇荡。”

“看样子,得有七八十里?这条路,会不会太长了?”赤盏撒改皱了皱眉。

路长还在其次。关键是,缙山行省的范围内,完颜左丞的部下行事还要畏首畏尾,像什么样子?

赤盏撒改是完颜纲的心腹,此来安州一行,随同的骑士也都是当年曾在关陇与平夏铁鹞子对抗的精锐,数量虽然不多,但骑着高头大马纵横平野,哪怕贼人猖狂,他也不觉得有必要顾虑太多。

“那徒单航十有八九是奔去馈军河营地了,这渥城县里的城狐社鼠,也不知有多少与贼人串通。若我们又在路上迁延……岂不平白给了他们串供的机会?”

他加重语气:“你再去问一问,可有其它的道路,关键是要快!”

那轻甲汉子连忙应了,转身奔回前院去。

一秒记住http://m.

先前帮忙打开卷宗的矮壮骑士凑趣笑道:“毕竟那伙人只是溃兵,至多有些匹夫之勇,总不见得能和朝廷经制之师相比?甘老五也太谨慎了点。”

赤盏撒改反倒摇头:“当日胡沙虎元帅说起与杨安儿作战的过程,很有些语焉不详。今日方知,竟有人插手战阵。胡沙虎固然性格骄横,却是当之无愧的悍将,麾下私兵极其精锐。这郭宁能在胡沙虎手上得了便宜,绝非等闲之辈!胡信,你要督促将士们做好一切准备,不能疏忽。”

矮壮骑士胡信连忙道:“老爷所说极是!我等定不敢疏忽!”

顿了顿,他又道:“不过,一群溃兵凭空生出这么大的局面,我总觉得太过荒唐。有没有可能……这人早就和徒单家族交好,根本就是徒单镒提前放在安州,预备给左丞大人添乱的暗子?”

赤盏撒改眼神一闪:“有理!”

被部下这一提醒,他忽然想到了新的角度,忍不住摆动袍袖,在屋檐下往来踱步。走了两圈,他站定脚跟,指了指胡信,又道:“说得好!”

朝堂上的争竞,比当年关陇一带的势力冲突还要复杂得多,也血腥得多。哪怕大金朝面临着蒙古人的攻势,已然左支右绌,可无数人依然前仆后继地向上攀登。当他们到了这一步,成则青史留名、风光无限,败则身死族灭、遗臭万年,真可谓步步趟血,步步惊心。

完颜左丞一手倚靠过去数十年在朝中的经营,一手倚靠驻在缙山的十数万大军,固然占尽了上风。可是以徒单镒的资历、名望、家族势力,怎会没有后手?

左丞大人此前一直在推算徒单氏潜藏的手段,可始终没能发现端倪……或许,这郭宁,就是其中之一?

十有八九就是如此。

徒单镒是个讲究名声的,以至于在中都城里行事束手束脚,甚至有人觉得他迂腐。可这老儿身居高位,总有很多事不方便做……或许就是交给这郭宁的!

他自家在朝为右丞主掌大局,摆出道貌岸然的模样,族弟知大兴府事,以近臣的身份谄媚皇帝;侄儿在安州为刺史,充当掩护。而在安州北面的连绵湖泽中,埋伏着如狼似虎的一支兵。

这支兵在年初时猝然发动一回,就连胡沙虎也了吃亏!

好盘算,真是好盘算!

只可惜,被我赤盏撒改揭破了!

赤盏撒改简直要笑出声,他大步走到案几旁,拿着一张烤饼在手,沉声道:“缙山行省范围内,莫说一支兵,就算一条青虫、一只蚂蚁,我们也要替左丞大人盯紧了!这一趟,若探明了反贼底细,人人都有大功!完颜左丞和我,定不吝厚赏!”

在众人轰然称谢声中,赤盏撒改手上用力,将烤饼捏成了碎块:“待我们将缙山行省上下摸清,旋即大军四面合围,一举剿灭反贼……”

胡信应声道:“整个缙山行省,就是完颜左丞手中的铁桶江山!”

赤盏撒改大笑道:“何止缙山,就连中都城,也脱不开完颜左丞的掌握……”

话还没说完,外面马队奔驰之声如雷而起,惨呼之声此起彼伏。

在场众人听得清楚,那些发起惨呼的,都是赤盏撒改等人放在外头的哨兵!

赤盏撒改一行人进驻的宅院紧靠刺史府,所以警戒上并不曾疏忽,院落外头几个要点都安置了哨位,还有人登临高处,持弓弩眺望。

之所以如此,自然是为了防备徒单航的手下在刺史府里生出事端。但谁也没想到,有人竟以骑队突入城中,直取宅院。大概是他们来得太快太猛,己方外院放哨的十余人、准备马匹车架的十余人,竟连一点还手的余裕都没!

大清早的,晨雾尚未散去,血雾已经弥漫在空中,厅堂里都闻到呛人气味了!

胡信反手抽出腰刀,喝令部属们把院门阖拢,同时点了几个披甲之人,将赤盏撒改簇拥回正厅之内。

另一名首领模样的骑士高声问道:“杜十五!外头何人冲撞!”

被唤作杜十五的,是他安置在宅院后头粮仓顶端的弓手。这厮定是瞌睡疏忽了,才被敌人摸到了眼皮底下……回去以后,一定要活剥了这厮的皮,可眼下情况如何,还得问他。

那骑士喊了两声,后院粮仓方位有人答道:“有大队骑兵来袭!上百人……”

话音未落,那杜十五惨呼一声,不再说话。而院落中人清晰地听到他沉重的身体从粮仓上头滚落下来,一路哗哗地卷带茅草,最后“啪”地砸到地面。

这下苦也!后院也有人包抄!

胡信猝然色变,立即向赤盏撒改道:“怕是走不了,咱们死顶一阵,请老爷换身衣服,装作……”

话又没说话,院门也不知被什么撞上了,发出轰然大响。

厚重门板噼噼啪啪地绽裂,手臂粗的门杠被直接撞飞,砸在院里。随即两扇门板倒伏地面,激起了漫天灰尘。

下个瞬间,好几骑从门外冲了进来。

院落中人无暇多想,纷纷怒喝,扑上去迎敌。

他们都是剽悍的战士,论厮杀格斗的本事,绝不在任何人之下。可毕竟正在用早饭,许多人的甲胄还放在屋檐下,有人惯用的武器拉在了外头。而冲进院落的一方,个个都装具齐全,更手持长枪铁矛,居高临下。

这如何敌得?

更不消说,院落外墙上还有人攀登上来,接连射出两排箭矢。箭矢飕飕横飞,院落中顿时倒下去十几人,其他人则立遭骑兵催马冲撞,枪矛乱刺。

那胡信当年曾是斩木开道以登西山,大破宋军的勇士,战斗经验很是丰富。见一骑直冲而来,他飞脚踢起案几拦阻,同时往侧面疾闪,试图用短刀侧面挥砍。然而马上骑士手腕一抖,长枪便如毒蛇盘舞,连连刺击。

胡信用短刀格挡了两下,只觉虎口都要绽开,迫不得已扔掉了手上短刀,伸手去抓握骑士刺来的枪杆,试图将骑士拖下马来。

怎奈那骑士刺击的力量太大。胡信虽然揪住了枪杆,却阻不住刺来的势头,枪尖从他胸口的铁甲划过,猛扎进了他的肩膀。

胡信纵声狂吼着,拼尽全力抓紧枪杆,不使之刺透骨骼血肉,但持枪骑士催马冲锋,瞬间把胡信整个人朝后搠倒。

胡信还在挣扎,战马已然赶上,巨大的马蹄正正落在他的胸口。只一下,铁蹄陷入了四五寸深。胡信胸骨爆碎,鲜血从他嘴里瀑布般流淌出来。

纵马踏死胡信的,正是郭宁的亲卫首领赵决。

他抽回长枪,环顾左右,只见后方同伴们如狼似虎蜂拥而入,眨眼就将敌人的抵抗粉碎。鲜红的血四处喷洒;绝望的咆哮声灌入耳中,愈发令人杀意盎然。

赵决面不改色,厉声喝道:“细细搜查!只要赤盏撒改一人,不留活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好看小说网(1730000.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