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扼元
听书 - 扼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十一章 如数

蟹的心 / 2022-05-29 22:58:02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这么一来,酒宴是进行不下去了。

原本满怀豪情壮志的乡老、族长们满脸仓惶,没谁还有喝酒的兴致。

俞显纯叹了口气,吩咐仆役们带着他们出外,各自休息休息,定一定神。当下众人各自往外,有些人离开的动作太快,带翻了摆放美食的桌子,还有人被门槛拌了个跟头,摔了一脸的血。

几乎瞬间,原本热闹的厅堂就变得冷清异常。

除了地上那具面门冒血的尸体,便只剩下俞氏两兄弟。

有几名仆役在后头探头探脑,打算进来收拾狼藉,俞景纯摆了摆手,让他们稍安勿躁。

两兄弟年齿相似,相貌也很像。仔细分辨的话,俞显纯的体魄更结实些,肚子凸起,手腕上套着铁制的护腕,指掌骨骼粗大,显然练过武。而俞景纯是个书生,高些瘦些。

俞显纯问道:“范阳城那边的情形,果然如那郭宁所说?”

俞景纯摇了摇头:“那不过是对外的说辞罢了!”

“怎么讲?难道他们虚报了战果?又或者,那杨安儿其实外强中干?”俞显纯心头一喜,连声问道。

“兄长有所不知,那杨安儿其实,并非被郭宁击败的。昨日在范阳城下击败杨安儿所部的,乃是胡沙虎的大军。”

记住网址http://m.bqge。org

胡沙虎是个常见的女真名字,俞显纯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脸色一变:“你是说,纥石烈执中?他怎么在此?”

俞景纯虽然并不曾亲眼目睹,但他在范阳城易手之后,立即就赶到现场打探,这才能够与郭宁一起到新桥营来。昨日战场上发生了什么,他早已询问得清楚,当下便将过程绘声绘色地一一说了。

俞显纯默默地听他说完。

“也就是说,胡沙虎率部来涿州,打算夺取剿灭叛贼的功勋。当他即将击败杨安儿的时候,郭宁却派出部属夺取了范阳城,而他本人率数十骑陷阵,冲乱了胡沙虎的本队,遂使杨安儿安然退走?”

“正是。”

“那涿州刺史粘割贞,就拿郭宁等人没有办法?那胡沙虎吃了这么大得亏,就甘心退走?”

“说来荒唐,但真就如此。”

“粘割贞,一措大尔,软弱在所难免。”俞显纯又想了想,压低声音道:“战场厮杀的事,真不是那郭宁吹嘘?真是胡沙虎本人率军,然后不敌?胡沙虎乃是当朝赫赫有名的大帅,麾下名将如云。诸如乌古论夺剌、蒲察六斤、完颜丑奴等人,都是沙场名将,勇猛善战!”

“其余众人的动向,我不晓得。但郭宁突阵之初,蒲察六斤带着数百拐子马拦截,只一合便死。兄长你现在追出去,便能看到郭宁骑着的青骢马。那匹马,就是他杀了蒲察六斤以后,夺来的。”

“真没想到,草莽之中,竟生如此恶虎。”

俞显纯重重地吐了口气,沉吟良久。

俞景纯等了一阵,低声道:“此人端地勇猛大胆,那是我亲眼所见,深觉震骇。兄长,之前我就说过的。”

俞显纯摇头道:“我担心的,不是他个人勇猛,或者不勇猛。”

“兄长的意思是?”

“朝廷衰败,女真人腐朽,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过去这些年,之所以撑着场面不摇,是因为上头的官员、下面的草民还延续着早年的习惯,又有我们这等豪强大姓竭力居中维持,不使地方败坏,不让人轻易去戳破这层窗户纸罢了!”

俞显纯握着护腕,在厅堂中来回走了几步,继续道:“可是,前年野狐岭大败,去年密谷口大败,终于让人朝廷的力量虚弱到了什么地步。所以,老实了很久的杨安儿会再次造反;而郭宁这样的溃兵首领,竟敢直接控制城池,乃至与朝廷大帅厮杀……”

他站在俞景纯面前,比划着手势道:“上头的女真贵人是怎么想的,又会怎么做,上百年下来,已经成了套路,我们应付起来不难,也做得熟练。可下面的草民一旦尝到了甜头,敢于用刀剑来攫取利益,那就麻烦了!”

说到这里,他先往厅堂门口看看,再折返回来:“那郭宁,原先不过是昌州的永屯军正军罢了!能有什么见识?此人如此勇猛,就难免不懂规矩,行事狂妄无度……很容易就旋起旋灭!景纯,我实在不愿将宗族的利益与他们捆绑到一起!”

“咳咳……兄长,那郭宁倒也不是不懂规矩……”

“笑话!”俞显纯有些激动:“你刚才也是听到的,那郭宁要我们按照缘边永屯驻军的军饷数字,再加三成,按月给付!”

他举起手,止住俞景纯的言语,语速很快地道:“这几年山后诸州驻军将士的军饷是多少,你知道么?只普通一名正军,每月就要五百文钱,八斗米!那郭宁的部下如今将近两千五百人,算上军官的份,再加三成,每月就得两千五百贯的钱,四千石的米粮!”

他忍不住拍打案几,咆哮道:“开什么玩笑!这几年水旱灾害不断,我们这些人报效朝廷、安抚黎民,费了多大得力气,花了多少钱粮?如今再怎么家境殷实,也凑不出这么巨大的数字!”

适才郭宁在时,俞显纯被他的威势所慑,唯恐一个不好就丢了性命,只得连声答应。这会儿想到如此巨大的开销,那与持刀挖他的血肉何异?简直让人痛彻心扉!

“兄长!兄长!”俞景纯上来几步,扯住俞显纯的胳臂,低声道:“你听我说完!”

俞显纯瞠目怒道:“还有什么可说?”

“兄长,那郭宁来时,向我提了个建议。他说,之所以要我来担任这个汇总负责之人,是因为信得过我新桥营俞氏的手段,也有意与我俞氏修好。郭宁说,只要我们出面,将钱粮按月给齐;事成之后,俞氏付出的钱粮如数奉还。其余各家给付的钱粮,也我家和郭宁三七分成!”

“嘶……”俞显纯倒抽一口冷气:“什么,你再说一遍?”

俞景纯往厅堂的后门看看,确定仆役们都站在稍远处,才沉声重复:“他说,事成之后,俞氏付出的钱粮如数奉还;其余钱粮,也由两家三七分成!”

见自家兄长脸色阴晴不定,俞景纯又道:“兄长,这世道一日不如一日,天晓得什么时候闹出大乱子?我们手头多那么一把糠米,就能多召一个壮丁,把我家的庄子修建得再坚固一分……”

他探手虚握,加重语气:“那就等于多一条命!”

俞显纯垂下眼睑,盘算了片刻,摇了摇头:“你说的对,但还有不周到处。”

“兄长,那郭宁对我们已经很耐心了,还得多谢汪世显屡次斡旋!若我们再犹豫下去……”

“不犹豫,不犹豫,你听我说完。”俞显纯正色道:“如今这世道,眼看大乱将至,能有数千精兵维持地方平靖,是件好事。既是好事,我们地方各家也得拿出诚意来。故而计算军饷,绝不能按照当年北疆那种自上而下克扣过十七八道的数字,而按照朝廷法度明确的数字。那是多少?”

俞景纯是当家之人,对往来簿册上的数字记得清楚,当即道:“若按朝廷的制度,每名正军每月当有钱二贯、米九斗五升、绢四匹,另外,每月给补买马钱四百文。”

俞显纯重重点头:“好!就按这个数!”

俞景纯被自家兄长的黑心肠惊住了,过了半天才颤声道:“兄长,这要的也太多了!”

“你慌什么!先报出这个数来,再慢慢商议,一点点往下谈!”俞显纯按捺不住喜悦的心情,在厅堂里又往来走了两遍:“叫仆婢们进来收拾,重新摆酒!再把各家的首领、族长都请回来,细细商议!”

“咳咳……若有人坚持不愿?”

“那,你就去问问郭宁。我想,杨安儿虽败,一定还有余部流窜诸州。那些,都是穷凶极恶的贼,对么?”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好看小说网(1730000.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