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扼元
听书 - 扼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十二章 闪电

蟹的心 / 2022-05-29 22:58:02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大金兴起之初,用兵如神,战胜攻取,无敌当世。其骑兵之精锐,自古以来未有。

后来海陵王攻宋时,调动军马五十六万匹,又展现了极其庞大的骑兵调度能力。待到世宗皇帝的治世,北疆的九个群牧所仍有马四十七万,牛十三万,羊八十七万,驼四千,在河南、山东等地,始终保持骑兵一万两千。

结果,在前年去年的战斗中,蒙古军以契丹人耶律秃花为向导,一举横扫北疆诸群牧所,尽驱战马而走。依附蒙古的文人由此赋诗曰:“更得金源四十万,大青小青绝世无。”

蒙古军如虎添翼,军势大振;而金军则被迫实现了由骑兵为主向步兵为主的转变。为了重新组建骑兵,朝廷甚至颁下民间收溃军亡马之法,宣布收上等马一匹值银五十两,而私下藏匿马匹的,杀并绞。

此项法令的效果寥寥,但朝廷马政之窘迫是真的。

胡沙虎以麾下的千名拐子马和重甲骑士横行,毫无顾忌,便是因为他这支骑兵,已是大金国少有的、整建制的骑队。他非常清楚,杨安儿的兵力再强,在野战中根本不可能抵得过他的骑兵优势。

不止杨安儿这个反贼抵不过,放眼河北,中都,哪怕是如今朝廷倚为柱石的大帅完颜纲和术虎高琪两个,也绝没有这样强大的骑兵!

虽然他们率军数万甚至十数万,可麾下的骑兵不会超过一千,而且大都是在溃败以后重新组建起来的,无论装备水平、训练水平乃至彼此之间的配合,一定远不如胡沙虎所部精锐。

那些骑兵,只是样子货罢了。他们面对蒙古骑兵的袭扰,只能坐守城池,被动挨打。

在胡沙虎看来,只有自己麾下的铁骑,才真正秉承了大金擅于用骑的传统。这等十余年南征北战纠合的勇士,断非寻常之辈可比。

只有他们,才能够在野外与蒙古军抗衡。也只有他们加入到战场,才能把整盘棋下活,把束手束脚于各处边疆城塞营堡的金军贯通起来,进而稳定住整个北方战线的大局!

一秒记住http://m.

过去数年的隐忍,过去数年在战场上的刻意退让,就是为了现在的局势。大金朝廷愈是虚弱,战线维持愈是艰难,就愈是不得不仰赖有实力的女真贵族,而所谓“有实力的女真贵族”,舍我其谁?

胡沙虎此番来到涿州,便是打算用一场痛快淋漓的胜利来告诉所有人,只有我纥石烈执中,才是朝廷应该仰赖的对象!至于那些只会鼓唇摇舌、糊弄皇帝的朝臣、儒生,全都该靠边站!

当然,顺便在涿州搜刮一番,那也是理所应当之事……

胡沙虎踌躇满志,信心十足。

哪怕他发现战场上出现了不速之客,信心也没有半点动摇。

“那两支兵,什么来路?”他轻轻摆着马鞭问道:“事前倒不曾听说,涿州地方还有这样的势力。”

他的助手乌古论夺剌答道:“适才游奕们回报说,应是一批从宣德州、昌州等地败回河北的溃兵,他们在涿州驻扎了很久,如今自称涿州义勇,打算入城协防。”

“败回河北的溃兵?”胡沙虎怒道:“那,他们知道我在这里,竟敢不来拜见?”

“这……咳咳……或许这些人居心叵测,不敢面对元帅的神威吧?”其中缘故,乌古论夺剌自然是清楚的,但他实在不想细说,便问:“元帅,咱们是不是要做些应对?”

胡沙虎想了想,随口道:“完颜丑奴正在前头厮杀,让他所部继续向前,不要分心,另外,稍稍加强左翼,把杨安儿所部往范阳城方向压过去,免得咱们两头顾忌。”

“好。”乌古论夺剌立即遣了一名傔从奔去传令。

“范阳城那边……让蒲察六斤从左右翼拐子马各抽调两百人去!那些涿州义勇靠不住的,让蒲察直接去北面城下叫门,就说朝廷大军在此,让他们开门迎接!”

蒲察六斤是胡沙虎的亲信猛将。如果说胡沙虎是恶兽,蒲察六斤就是这头恶兽最锐利的爪子之一,还是沾满鲜血的那种。胡沙虎此前纵横南北,许多次的镇压、屠杀,都是蒲察六斤来负责的。

这会儿胡沙虎又调动此人,可见他虽然狂妄,但实际上应对局面并不轻忽。

“涿州刺史乃是粘割贞,当日与咱们有些争执的,只怕不会轻易开门。”乌古论夺剌小心翼翼地道。

胡沙虎俯视着乌古论夺剌,待到乌古论夺剌额头冒汗,才慢慢地道:“让蒲察六斤告诉他们,不开门,那就是和我作对,就是和朝廷作对,就是贼!待我入城,先宰了粘割贞,再屠了满城的贼人!让他不要学涞水县令,自己找死!”

“是!是!”乌古论夺剌饶是心腹,也不敢面对杀气腾腾的胡沙虎。他连忙告退,亲自去找蒲察六斤吩咐。

片刻之后,原本散在两翼徐进的拐子马轻骑稍稍止步,各自拆分出半数。右翼的一队先往范阳城方向移动了百余步,然后停马等待左翼前来汇合。

左翼的两百五十骑,则由蒲察六斤本人带领。

蒲察六斤是中都威捷军出身,始终都穿着代表中都合札猛安出身的赭黄色长袍,骑得也是黄骠马。他当先策马而行,便如一团黄色的旋风在骑兵队开路。很快就绕了长大圈子,从胡沙虎身后经过。

其实从胡沙虎前方通过的话,走得是直线,也更快些。但胡沙虎性格暴戾,而又喜怒无常,早年曾有亲信带兵行军时,阻碍了胡沙虎观阵的视线,当即就被胡沙虎亲手格杀。蒲察六斤断不敢触这个霉头。

而胡沙虎下过了命令,便再不注意他,继续观察前方战局。

眼看前方完颜丑奴所部步卒受到了战场外不速之客的干扰,攻势稍稍放缓,左翼的进攻方向更无成果,他不满意地哼了一声,从腰间取出短刀,喝道:“来人!”

一名傔从上来。

胡沙虎狞笑道:“这些日子未经厮杀,有人松懈了!你带一队人,持我刀去,找到左翼第一都的都将,斩其首级警号三军,然后让完颜丑奴整束队伍猛攻!再有不尽力的,皆杀!”

那傔从慌忙伏地接过短刀,一阵疾风似的往前阵去了。

胡沙虎眯着眼睛,看着那个作战不利的都将就在阵中被斩首,然后傔从高高举着他的脑海往来奔驰,向众军呼喝鼓励。

他满意地颔首,环视左右,沉声道:“眼前这只是小贼罢了,日后咱们还要对付更……”

话音未落,他忽然听到身后一阵惊惶失措的躁动!

他猛回头,只见原本在身后百步开外的拐子马队列,忽然就陷入了混乱!

“什么人来找死?”胡沙虎高声怒吼,仿佛凭空打了一道滚雷。

拐子马轻骑绕行中军后方行军的时候,正撞上数十名骑兵,从一处洼地间猛冲出来。

几名骑兵同时去唤蒲察六斤,蒲察六斤正在前头,单手一勒缰绳,回头去看。

看了两眼,他呵呵冷笑两声,没把这队骑兵放在眼里。

原来骑兵所骑乘的战马,很有讲究。通常来说,大金国的精锐骑兵都是一人两马,平常骑乘的马种多为蒙古马,讲究耐力出色,擅长负重。而到了战时,则换用来自东北内地的高大战马,战马比日常乘用的走马要高大些,冲刺速度也更快。

眼前这队骑兵,骑乘的大都是寻常的蒙古马,蒲察六斤压根就看不上他们!

那都是哪里来的乌合之众啊,敢来找死?

此等不堪之敌,都不必通报元帅,我蒲察六斤轻易就能料理了!

蒲察六斤一挥手,便遣出一名女真都将,带人上去驱散。

两支骑队迅速接近,将至百步,双方弓矢连射,然后手斧、投枪之类再来一轮。

两轮放过,骑兵们各自落下数人,距离已经在十步以内。

那女真都将盘舞铁矛,刚刚摆开发力刺击的架势。对面骑队中一人飞马加速,眨眼就到了跟前。

那骑士身穿青茸甲、头戴凤翅兜鍪,骑着一匹黑马,手中同样持着军中制式的铁矛,显然是个首领人物。女真都将只觉眼前看到了战功,大喜喝道:“来得好!”

两人也无对答,各自挺枪施展。两杆铁矛在空中“啪”地交击一响,双马便错镫而过。

女真都将只觉得眼前光芒一闪,随即双手虎口剧痛,再握不住矛杆。

“这厮,好大的力气!“他暗骂一句,连忙松手丟开矛杆,转而一俯身,往腰间拔刀。

却不曾想,这一俯身,却看见自家胸前的札甲破碎,凭空生出个碗大的缺口来,那缺口以内,鲜血正如喷泉一样往外狂涌,把马背都染红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这下死也!都将脑海中只转得两个念头,眼前一黑,扑在马鞍上不动了。

两支骑队全速交错,烟尘大起。身披青茸甲的骑士一口气前冲百步,连续突破数十骑的拦阻,就如利刃破开油脂那般轻而易举。他掌中铁矛纵横来去,看似无非前刺、啄击和横摆,但每一下都势若闪电,眼前竟无一合之敌!

“大胆!”蒲察六斤勃然大怒,亲自迎上前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好看小说网(1730000.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