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扼元
听书 - 扼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十八章 执中

蟹的心 / 2022-05-29 22:58:02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朝廷精锐人马?”

粘割贞精神一振。他随着苏灵通往外急奔出府邸。

此时城中已然混乱,空气中开始弥漫起血腥气。节度使府邸的对门外,有兴高采烈的士卒从后转出,一边走,一边把颜色鲜艳的女子裙衫裹在腰上,裙衫里叮叮当当响着,闪着金银器的颜色。

还有几个赤裸上身、露出刺青的地痞流氓手里拿着短刀,正推搡着一名富态老者,口中喝骂不休。一伙人乱糟糟地从粘割贞面前行过,苏灵通连忙将之叱退,转而催促粘割贞:“节度,咱们快快上城去看!”

“上城!上城!”

粘割贞也知道这不是摆地方官架子的时候,他撩起绯红官袍,沿着甬道快步冲上城头。脑袋刚露出墙头,便听到了战鼓轰响和喊杀的高亢之声。那声音此起彼伏,汇成雷鸣般的声浪灌入粘割贞的耳朵,竟让他瞬间两脚发软,打了个趔趄。

苏灵通连忙在后头抵住他的腰,将他猛推到高处。

粘割贞攀着城砖挺身眺望。

在城垣下方,黑压压的大片兵将正如退潮般向后收缩。饶是退兵,军队中依然到处军旗招展,人头攒动。

“节度,你看北面!”苏灵通连声道。

粘割贞的视线越过城头下方,果然在苏灵通抬手指点的方向看到了一支大军!

记住网址http://m.bqge。org

已经迫近城池的,是分做左右两队,排开宽大正面的轻骑兵。这些骑兵们大都穿着白色的圆领戎服,头上戴着女真特色的幔笠,手中持有刀剑,身侧悬挂长弓,皮制的箭筒里插着密密麻麻的箭矢,远远看去好像是狼犬竖起的尾巴。

轻骑兵们有的缓缓策马,有的催马向前,作腾跃冲击之势,将至杨安儿所部跟前才勒马折返。看得出,他们每个人都精通骑术,是既能担任斥候,也能在战场上长驱往来,以弓刀杀敌的好手。

这两队,便是金军中赫赫有名的精锐轻骑,唤作“拐子马”。

两翼拐子马中间,夹着数量不少于两千的步卒。步卒之中,有些穿着札甲,踏着战靴,手持着金军标准配备的铁矛;有些只着轻甲,背着长弓,单手提着流星锤、狼牙棒之类兵器;也有些身着青色或黑色的布袍,手里拿着各种规格的刀枪。

范阳城的北面,有涿水和湖梁河并流,夏天水盛的时候,高地之间临时潴水而成许多小湖泊。这会儿小湖泊都干涸着,便留出大片适合兵马排布的原野。

步卒便踏着重重的脚步,从斜坡慢慢地下来,越过原野上一丛丛的芦苇和乱草,渐渐从两翼的拐子马的掩护中突出。

待到步卒们站定,他们经过的斜坡顶端,数名骑手策马而出,举着不同颜色的旗帜连连挥舞。随后,约莫两百名骑兵出现在坡顶。

这些骑兵都身披黑色的重型铁甲,头盔周匝皆缀长檐,连战马也披着甲。两百骑士隐约成一圆阵。圆阵中间,又有衣甲鲜明的将校十余人,无不气势汹汹。

在这些将校的簇拥下,一名身材硕壮的将军缓缓策马而行,便如狼群中最猛恶的头狼越众而出。

此人是个少见的巨汉,胯下的高头大马与他庞大身形相比,简直像头驴子。他身上披着精光闪烁的铠甲,没有戴头盔。隔着很远,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觉他满脸的虬髯黑里透黄,颜色十分古怪。

“好一支雄壮大军!好一个威武的将军!”

苏灵通虽不善战,眼光却是有的,一望便知这是强军,不禁满心欢喜,连连夸赞。再看到杨安儿所部立即退离城池,转而与那将军所部对峙,他的心情更加放松些,转而探看那大将身后的旗号。

古怪的是,没有将军旗号。在中军的位置,矗立着五方旗、五色旗,还有用来传令的各色三角形小旗,唯独找不到代表将军身份的旗帜。

苏灵通有些疑惑,便问粘割贞:“节度,却不知那将军是谁?你可认得么?”

问了两声,粘割贞并不回答。

苏灵通回过头来看看,才发现粘割贞的脸色很古怪,有得脱大难的愉快,更多的,却是忌惮、敌视和压抑不住的悻悻然。

“节度?”

“看到那满脸黄须,还不认得?是纥石烈执中!”粘割贞哼了一声,随即自言自语地问道:“此人怎会来此?”

听得这个名字,苏灵通吃了一惊,连忙道:”便是西京留守,纥石烈执中元帅么?”

粘割贞提高嗓门喝道:“他已经不是西京留守、右副元帅了!眼下,他不过是个平民罢了!”

苏灵通干咳了两声,心想,这等威势的平民,恐怕自古以来都很罕见。

原来这纥石烈执中,乃是大金朝赫赫有名的一位将帅。

此人本名胡沙虎,世宗在位时,为皇太子完颜允恭的护卫,历任太子仆丞、鹰坊直长、鹰坊使、拱卫直指挥使等职务。因为皇太子早逝,世宗驾崩以后,太孙继位,纥石烈执中不得新帝的喜爱,遂因肆傲不奉职的罪名,被降为外官,历任防御使、节度使、招讨使、统军使等职。

纥石烈执中在任贪残专恣,不奉法令,行事跋扈异常,常遭文臣弹劾,进而遭到皇帝下诏切责。

但他也确实勇猛善战,是沙场上的熊虎之将。泰和伐宋时,纥石烈执中领一路兵南下,沿途击溃宋军数以万计,并先后杀死宋军统领李藻、擒忠义军将吕璋、攻克重镇淮阴,进逼楚州。

新帝践阼以后,纥石烈执中凭此功勋为世袭谋克,随后连番得到提拔,短短年余就做到了西京留守、行枢密院、兼安抚使。

谁能想到,原本勇于国战的猛将得享富贵、得掌权柄以后,却似变了个人一样。

大安三年时蒙古军南下,纥石烈执中提精兵七千迎敌,却不战而遁逃,导致整路大军皆溃。野狐岭大战的惨痛失败,与他脱不了关系。

战后纥石烈执中沿着蔚州、紫荆关一路逃亡,沿途又不消停。一会儿擅取官库银,一会儿夺官民马,一会儿擅闯紫荆关,杖杀涞水县令。因为正在用人之际,朝廷皆不问。

直到去年,纥石烈执中屯兵于南口的时候,竟然移文尚书省,说什么北兵此来己方必不能之,只怕麾下将士不保,中都宫阙不保。这话实在太过分了,朝廷上下皆不能忍,终于下诏一口气历数其十五条大罪,将之罢归田里,只留下一个世袭谋克的虚衔。

粘割贞在德兴府、宣德州任职的时候,在军事上与西京路协作很多,和纥石烈执中也当面打过好几次交道,就这几次往来,纥石烈执中的蛮横行径快把他逼疯。至于后来此人临阵脱逃,导致数十万众溃败的行为,更使粘割贞恨极。

知道纥石烈执中这厮终于丢官罢职,粘割贞还高兴地置酒饮宴一场。

可惜到了今年,因为朝廷的兵力实在紧缺,终于把眼光再度投向纥石烈执中。此人再怎么跋扈,再怎么凶暴,手下数千虎狼之师摆在哪里,乃是如今大金的将帅中屈指可数的实力派。

那数千人,都是南征北战、久经风霜的悍卒,他们名义上是东平路猛安之兵,其实形同纥石烈执中的私兵。虽然没有任何人明说,可朝廷上下都明白,要用这些兵,就得用这个将!

上个月,粘割贞就听说,朝廷有意复召纥石烈执中至中都,预议军事。

因为尚书右丞相徒单镒和左谏议大夫张行信都忌惮纥石烈执中的行事风格,竭力反对,这个“预议军事”的重任被强行搁置下来。所以,纥石烈执中虽然率部北上,却只能驻留在中都西南的村寨,等候下一步的命令。

谁能想到,此人竟忽然私自领兵离开了中都大兴府,进入涿州境内?

他真是来救援的?还是来掳掠的?这人的性子犹如猛兽,麾下也都是凶蛮之辈……可不是能轻易应对的!

想到这里,粘割贞猛然嚷道:“苏灵通,你立即去点兵,再把城中的壮丁都召集起来!就说,城外情势不明,稍有不妥便要玉石俱焚!想活命的,想守住家业的,都派人出来,登城守把!”

苏灵通不明白粘割贞何以突然打起了精神,不过,地方主官决心要好好地守城,总是好事。他应了一声,转往城下去了。

粘割贞继续站在城头,死死地盯着纥石烈执中所在的方向。

而纥石烈执中只轻蔑地看了看范阳城头,冷哼一声,转而仔细凝视着杨安儿所部迅速稳定下来的军阵。

“杨安儿就在那里,这小子,果然又造反了。看他这军阵……此人有点意思!有点本事!不愧是我在山东时几番厮杀的老对头!不愧是先帝赐名的铁瓦敢战军!哈哈,哈哈!”

他的中气极足,随口冷笑,便如闷雷滚滚,让周边将士的耳中嗡嗡作响。

笑了一阵,他又道:“击败了这股反贼,我便有了功勋。有了功勋,朝中那些个庸弱之人,便阻不住我的路!哈哈,韩人庆,你算得一点都不错,果然让我在这里逮住了杨安儿……不枉我当年在抚州对你的关照,哈哈!”

说到这里,他垂下双眼,看看立在将校们队列最后的韩人庆:“你的功劳,你的辛苦,我都会记得!说吧,你要什么?”

离开故城店才不到十日,韩人庆的脸庞已经瘦得脱了形,整个人看上去没几分活气,更像是拼接在一起的朽木,随时会分崩离析。

听得纥石烈执中发问,他眼中仇恨的光芒一闪,从队列中出来,躬身施礼:“元帅,我只想要杨安儿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好看小说网(1730000.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