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扼元
听书 - 扼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十一章 长远(下)

蟹的心 / 2022-05-29 22:58:02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似韩人庆这样的武人,一旦下定决心,就不是言语所能说服。或许他留在滱河畔等待的目的,就只是把仅剩的部下托付给郭宁。

所以李霆悻悻回来,并没有能带回韩人庆。

而当他走到营地的时候,正看见韩煊的部下将无头的尸体拖到河堤,然后一脚踢下去。尸体脖腔里的血水流淌,混合进河滩上的泥水,一并涌进河里。血腥气顺着河道弥漫,下游某处湖沼方向,有一群狼被这气味吸引了,发出嚎叫。

“六郎,这些脑袋怎么办?”韩煊问道。

郭宁的神情不见喜怒,沉声道:“你带几个人,将之扔到故城店前头就行。”

“好。”

韩煊收束了身上轻甲、刀盾,带两人,每人拎几个脑袋,一路淅淅沥沥地往上游去了。

这命令下得有些突兀,但郭宁能在溃兵中赚下老大的声名,难道是靠温文尔雅得来的?他本就敢杀也好杀,是此时身边诸人肃然,没有谁敢出来劝阻。

李霆走近几步,轻声问道:“怎么了?”

骆和尚已从帐里出来,探看了一圈,很悠然的模样。听得李霆询问,他打了个哈欠,轻描淡写地道:“一命还一命,理所应当。”

李霆嘿了一声,待要往自家帐子去。

首发域名m.bqge。org

骆和尚又打个哈欠,道:“等着,郭六郎有事吩咐。”

郭宁一直站在原地。

他的脚下是溢流的血。身边惊恐万状的俘虏们,有的露出讨好表情,有的神情狰狞,喉咙发出低沉的声音,像在怒骂。这些人现在的可怜可悲,与此前手持刀斧时的凶悍恰成对比,所以郭宁全不理会他们。

他用手掌撑着栅栏,手指轻轻敲打了几下。

他早年在昌州读书时一旦陷入思考,就会不停活动手指。后来戎马倥惚,需要紧急决断的时候多,徐徐细思的时候少,这习惯被抛在了脑后。

但此时此刻,十一颗脑袋落地,郭宁的满腔火气被发泄过了,这习惯又被捡了回来。

身边的将士们侍立不动,都在等待郭宁下一个命令。

次日午时。

天空层云密布,日光有些阴暗。

换了身便服的杨安儿勒马于故城店以北,平静地看着汲君立等人踉踉跄跄回来。

先前国咬儿答应郭宁,说己方将会遣出足够分量的人物与郭宁细谈。结果,杨安儿亲自来了,而且直接就答应了郭宁的条件。于是两家各自布开队列,等着俘虏们被放还。

汲君立等人,这时候浑身污痕斑斑,蓬头垢面,煞是狼狈。有些人见到杨安儿,便羞惭异常。

杨安儿早早地跳下马,把他们一一扶起。看他的神色,仿佛眼前并不是被释放的俘虏,而是一群迎接得胜归来的将士,一举一动都带着格外的尊重和赞赏,一个个地问他们,肚子饿不饿?要不要用些酒食压惊?

此举只有让汲君立更加羞愧。他隔着老远便跪倒在地,膝行而前。又连连叩首,额头撞得坚硬的地面咚咚作响。

杨安儿三步并作两步上去搀扶,不顾汲君立身上的臭气,拍着他的后背,连声道:“回来就好!”

他待要再说什么,杨友在后头冷哼一声,扬鞭指示着道:“叔父,你看那郭宁就在对面,阵势松散无备。我领一百铁骑冲上去,枭他首级回来!”

杨安儿脸上的无奈神色一闪而逝。他摇了摇头:“不必。”

说完,他继续安抚汲君立,只三五句话,就让这粗猛军汉号啕大哭,抹着泪往后头去了。

冲一次,不是不可以,但没有必要,也没有把握。

杨安儿翻身上马,向杨友指示的方向眺望。

故城店周边,除了高林坡以外,没什么地形阻隔。杨安儿骑着高头大马,视野开阔,一览无遗。远处溃兵们结成的阵势,清清楚楚,似乎确实有些松散,也不见有什么埋伏。

那种松散,绝非因为缺乏训练和经验造成的,而是因为阵列中每个人都是经验丰富的战士。他们见多了厮杀战场,养成一股剽悍轻死的气势;所以面对这等小场面,骨子里便透出一股子慵懒情绪,提不起精神。

真是可惜。这样的敢战老卒如果能为我所用……

罢了。

大事箭在弦上,自己亲往故城店走这一趟,诚属无奈。若再生出什么牵掣手脚的新麻烦,那是万万不划算的。郭宁这小儿,已把这些都算准了!

杨安儿眯起眼睛,再眺望一阵。

这两年他开始感觉到了衰老,比如眼神就不似年轻时锐利。虽然竭力观瞧,也没看到那个被许多人提起的昌州郭宁在哪里。

约莫是队列中间,那个身着灰白戎袍的高个子吧?但面容实在是分辨不清。

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告诉杨安儿,郭宁绝不是大金国的忠臣。他的所作所为,绝不是为了大金,而是为了他自己的谋划。此番我若起事成功,说不定,日后还有与此人在疆场会面的机会吧。

“为长远计,不要纠缠了!”杨安儿叹了一声,勒马盘转。

杨友仍不死心。毕竟郭宁最初是他的任务目标,如今闹到如此结局,他总觉得有些灰头土脸。他想了想,连忙又道:“叔父,叔父!那可是好几十人的损失!那都是咱们得力的部下!我们不妨假意退走,然后绕道容城方向度过滱河,包抄侧翼,给他们来个狠的?”

“傻子!你住嘴!”杨安儿身旁,有个眉清目秀的少年骑士忍不住叱了句,嗓音很是清脆。

杨友好像有些惧怕这少年骑士,当下噤声不语。

一行人沿着大路徐徐往北,走了好一阵,杨安儿才道:“小九想要立功的劲头很好。待起兵之日,唐括合打的脑袋,便由你负责取来,如何?”

杨友挺起胸膛,大声领命。

策骑于杨安儿另一侧的少年骑士翻了个白眼。

郭宁等人远远地凝视着这一幕。

他们听不到杨安儿等人的对话,却能看到铁瓦敢战军的数百人,全都保持着行军姿态,而无任何投入作战的迹象。

片刻以后,布置在周边的各处明哨暗哨也陆续发回表示正常的讯息,所有人便明显轻松了起来。

李霆时不时看两眼郭宁,仿佛欲言又止。

郭宁感觉得到李霆看的眼神。这厮的眼里,总算多了些尊敬,此外,也多了几分跃跃欲试。

郭宁知道李霆在想什么。

昨晚上这场厮杀,使李霆清晰地感受到,杨安儿的铁瓦敢战军到底缺了点和强手搏杀的经历。若以郭宁的号召力,在安州为中心聚合数千溃兵与铁瓦敢战军敌对,那结果绝非杨安儿所能承受。

所以,杨安儿必定会忍下这口恶气,谋求尽快去往山东,成龙游大海之势。

杨安儿走后,郭宁完全能够一举收拢河北各地溃兵。随后举相当规模的武力,填塞空虚异常的河北诸军州、刺郡,瞬间便可形成滔天声势。

溃兵们压抑的太久了。在漫长时间里,他们心里的怒气,不平和狂躁,不断的积累,终会有爆发出来的时候。只要能够掌握这个契机,郭宁等人在河北兴起的声势,会比杨安儿在山东更强。

之后,无论是自成一家,扯旗造反,还是与朝廷中的某方面势力协作,都可以赢得巨大的利益。

郭宁不禁笑了几声。

他知道,李霆一定是这么想的。李霆就是这样的人,这小子总想闹出点大动静。

但郭宁不愿这么做。

一来,郭宁比任何人都清楚蒙古人的威胁有多么巨大。河北是个好地方,但以此立足,就得身处金国和蒙古的夹缝之间,河北,直攖蒙古人的兵锋……那是迟早的事,但现在还不行。

二来,郭宁全不看好那种一时俱起而旋生旋灭的造反套路。聚合溃兵们以图一时的沙场横行,很容易。但郭宁想要改变未来,想要走一条不同的路,他需要更强的力量,更扎实的根基。

距离蒙古人入秋南下,还有半年。很多事,现在就要着手去做,但要具体的做法,要一步步来,着眼长远。

“慧锋大师!李二郎!世显兄!”他唤道。

三人近前。

“接下去有件事情,需要你们分头去做,尽快办好。”

“六郎只管讲来。”骆和尚摸了摸脑袋。

“慧锋大师,李二郎,你们两位立即巡行雄、安、保、遂、安肃这五个军州,将今日情形通报所有分布其间的袍泽兄弟。告诉他们,杨安儿已不足为惧,有我郭六郎在,杨安儿的脚步,绝不敢越过滱河。从今以后,咱们同袍伙伴彼此依靠,一应事务,我都会为大家妥善主张。”

骆和尚眼中精光一闪,呵呵地问道:“若有人不服……”

郭宁面色不变:“大师尽可放手施为,让他们服!”

骆和尚一顿手中铁棍,沉声道:“洒家定会办妥,六郎只管放心。”

李霆在旁问道:“就只要他们服?六郎,没有别的要求?”

郭宁摆了摆手:“哪有什么别的要求!不过……”

骆和尚和李霆都问:“不过什么?”

“大师,李二郎,你们给各家首领带个话,就说,我郭宁原本的亲信同伴皆已阵亡,帐下殊少羽翼。近来我声威稍振,有意招募一批得力的少年听用。”

骆和尚和李霆对视一眼。

这便是索要人质了,如此一来,便使有些人不敢虚与委蛇!郭六郎果然与早前大不相同,该讲求实际的时候,全不犹豫,很好!

两人齐声答应,各自去引领部下。

郭宁又道:“世显兄。”

“我在!”

“你和安州新桥营的俞氏,果然很熟稔么?”

“俞氏族中主事的,乃是俞显纯、俞景纯兄弟二人。俞景纯与我兄弟相称,其兄俞显纯,也是我的好友,能推心置腹说句话的。”

“那好,就请你去新桥营一趟,替我问一件事。”

“什么事?”

“我记得,河北各军州地方大族中人,许多都担任里正或主首职位。按朝廷制度,每名主首可领五到十人的壮丁,用来协助主首巡警盗贼,对么?壮丁们的粮饷供给,按理都是保伍中的殷实人户所出,对么?”

“没错。”

“那,你去问一问俞氏族长,雄、安、保、遂、安肃这五州范围里,可有保伍废弛,壮丁逃散的所在?若有的话,我们愿意抵上壮丁的员额,至于催督赋役,劝课农桑的事,全都托给俞姓族人……或者俞氏推荐的人。”

汪世显想了想,心领神会的行礼:“遵命!”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好看小说网(1730000.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